鹅蛋脸,变形金刚,疯狂原始人

8月26日清晨,哈尔滨上空乌云密布。

2018哈我是吕岳尔滨国际马拉松开赛前,现场3万名参赛者、警务人员、志愿者,共同为“8.25”松北重大火灾事故遇难者默哀。

前一天凌晨,距离赛事终点站——太阳岛太阳石广场不足2公里,北龙温泉休闲酒店发生火灾。据官方通报,事故造成20人死亡,23人受伤。

遇难的20人都来自北京名为“九方愉悦•蓝天之旅”的老年团体。

事发七日间,涉事酒店法定代表人张伟平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,酒店出资人、实际控制人李艳滨被通缉、抓获,酒店员工开始讨薪。伤者在医院治疗,遇难者相继火化出殡。

关于火灾本身,起火具体严鸿化妆学校位置、火灾原因仍有待相关部门公布调查结果,多数人也不知道每个遇难数字背后都有怎样的人生。

火灾后的北龙温泉酒店。 于亚妮 图

“跟你在一起真好”

2018年8月24日,星期五,一条“星源健康欢迎北京九方愉悦,蓝天之旅的叔叔阿姨亲人们回家”的红色条幅,悬挂于北龙温泉的门口。

这天下午,大巴车载来了91位客人。除了88位年龄从50多岁到85岁不等的中老年人,还有3位工作人员——“九方愉悦”的老板赵春兰和两名员工。

员工杨冰涛告诉记者,这些老年人年轻时赚钱养家,退休了帮忙带孩子,现在孙子孙女都长大了,有时间了身体也老了,一般人不带他们出来。公司就带着他们去外面多见识下,看看祖国山山水水。

按他的说法,公司每个月都会组织出游一次,每次的人不固定,好多人出来一个月要休息一段时间。

一行人8月16日从北京出发,计划25日上午坐火车回北京。老人们很信任工作人员,出发前不知道行程安排,也没有任何旅行合同。

56岁的团员计姐经常跟这个团旅行,“我糊涂,什么都不记得,他们说今天上哪就上哪,玩完就忘,当时挺高兴挺乐。”

老板赵春兰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这次主要带老人们来考察下哈尔滨的养老基地。

16日和17日两天,他们去了大庆,在当地租了大巴车,十天之内负责接送。

杨冰涛记得,在大庆一个石油科技馆里,地上修了一个类似玻璃栈道的路。真的高空栈道不敢让韩国美女冼浴全过程老人走,地面上的,杨冰涛就让大家找找感觉,假装都在尖叫,他给大家录像,“玩得特别开心”。

接下来去五大连池,哪个景区比较近他们就去看一眼,都是临时决定。“也不能干呆着,它那水比较美,说火山泥面膜这种比较好,让老人多住两天体验一下,那边路也有点偏。”杨冰涛说。

在五大连池待了三天,21日来到哈尔滨,四处观光,头几天入住黑龙江工会大厦商务酒店,24日来到太阳岛风景区,入住北龙温泉酒店。

回想十天的旅程,杨冰涛印象最深的是8月17日七夕,团里夫妻比较多,赵春兰给老人们组织了一场“鹊桥见”。

他们去酒店边公园里找到一座小桥,让妻子站在桥上,戴上蒙古族的红帽,丈夫在桥下捧着花,花里带着彩灯。伴着婚礼进行曲,丈夫走上桥去,对妻子说出这辈子最想说但没说出的话。

杨冰涛录下了这些告白:“老伴儿,你这辈子辛苦了”、“老伴儿我爱你”。

他隐约记得团里最年轻的一对夫妻说:“跟你在一起真好。” 这对夫妻50多岁,丈夫戴着眼镜,两个人都长得文质彬彬,听说是老师,性格也很随和,一路上帮工作人员照顾老人,搀扶过马路,拿行李。

几天后,团里的7对夫妻在火灾中遇难,杨冰涛本以为最可能逃生的年轻夫妻也在其中。

“楼上跳下来两个人”

之所以入住北龙温泉休闲酒店,老板赵春兰说是哈尔滨的地接社“本初经贸有限公司”介绍的。

但该公司负责人向澎湃新闻否认了自己是地接社,他称和赵春兰在全国旅居联盟的一个会议上认识。赵春兰本来要去星源健康的养老基地,那里正装修,就让他帮忙介绍其他对接单位。

他称自己推荐了两家酒店、两个养老基地,由赵春兰公司的员工选定了其中两家。

该负责人称自己并未推荐北龙温泉,推荐的是有养老资质的北燕旅居,它在哈尔滨有很大的展厅,很大的基地,并介绍“九方愉悦蓝天之旅”的老人们这次也去参观过了。

记者询问基地具体位置在哪里,该负责人回复,就是北龙温泉。

在北龙温泉酒店,确实可以看到一个入口的门牌写着“北燕旅居”。

国家企业信息信用登记系统中显示,北燕旅居养老咨询服务中心经营场所为“哈尔滨市松北区太阳岛风景区太阳岛街18号”,与哈尔滨北龙汤泉休闲酒店注册地址相同(注:北龙温泉在2018年2月将注册名称变更为北龙汤泉,北龙温泉为实际常用名)。

不过九方愉悦员工杨冰涛并未提及在北龙温泉入住是为了参观基地,他说当天安排老人们去太阳岛冰雪艺术馆,玩了一上午,怕老人生病,晚上泡泡温泉。

赵春兰告诉记者,第二天上午打算去带老人们参观养老基地,然后坐10点37分的火车回北京。

8月24日是他们10天行程的最后一晚。91个人,开了47间客房,杨冰涛记得大部分人都在E区,分布在二三楼。

北龙温泉酒店区由五栋单体建筑构成,通过连廊组成一体,分为ABCDE区,呈环形构造,占地面积一万多平方米。

酒店分为五个区,当鹅蛋脸,变形金刚,疯狂原始人事住客多在E区。 资料图

酒店内部多为木质结构。旅游网站介绍图

这种构造让很多住客感觉像迷宫。携程用户“风翅幻魔”今年8月曾在此入住,他称:“孩子白天比赛的时候在楼里转,发现通道狭窄、而且很复杂,白天转都容易迷路。最关键的是没有明确的防火通道指示,心想万一发生火灾怎么办?”

一语成谶。

入住酒店后,几个老人去泡温泉,刘姐泡了半个多小时,五点一刻就回房间休息了。

56岁的刘姐住在2楼E210房间。她晚上第一次醒来看手机时是2点35分,听到楼道里很乱,有人说话有人跑,E210靠最里边,挨着温泉的门,她以为那么晚还有人泡温泉。

4点10分,她第二次醒来,这次被玻璃劈里啪啦的声音吵醒,同屋的冯姐也醒了。夜里一直下雨,刘姐跟冯姐说下冰雹了。

她想去看看冰雹有多大,拉开窗帘一看,窗外都红了。劈里啪啦是烧玻璃的声音。她下意识大喊:“着火了”,叫起冯姐,拿起手机,穿上鞋,提着行李就打开门,白烟一下涌进屋里。

楼道里没有光,她们出门后遇到了三个人,像工作人员。两个穿着有红边儿的白色衣服,后来听说那是厨房的制服,身上已经被烟熏黑了。另外一人穿着白色短袖。

刘姐用泳衣捂着嘴,三个人把她们领下楼。下楼过程中,她俩不断喊着火了。

56岁的计姐住在E208,她在4点02分醒来,“我就听见楼道,叮里咣当,来回跑的声音,还以为别的团不自觉”。

她拉开窗帘,房间对着温泉,看到有树上的灯亮着,以为这么早就有人起来泡温泉,她印象中前天晚上10点多灯就灭了。

4点20分左右,同屋的姐姐起床,开门看楼道发生了什么,听到有人喊着火了。她们从E208跑出来,对着走廊有个门,她们跑进去,里面烟特别多,赶紧跑出去,用毛巾捂住嘴跑到窗兵马俑大战自由女神边。

下面有人在架梯子,她们顺着窗户爬下去。烟熏得说不出话,“特别害怕”。

梯子是温泉部的王福(化名)搬来的,他当晚住在温泉休息大厅,A区,火没烧过去。

王福记得4点多被人叫醒,说起火了。他拿了个灭火器要去救火,发现进不去楼,员工们就去拿梯子,他还拿了平时防止客人落水的拦网。

住在E229的杨冰涛在4点20分左右,被“扑通”一声惊醒。他睡觉没拉窗帘,看到楼上跳下两个人,正好落在屋外阳台上。他赶紧叫醒屋里同事,一边打“120”,一边去看发生了什么:一对夫妻,丈夫无大碍,妻子腰摔伤了不能动。

夫妻告诉他们上面着火了,同事留下给老人撑伞,杨冰涛回屋给赵春兰打电话。老板让他赶快救人。

“徒手砸碎了几块玻璃”

赵春兰住在3楼E321房间,她被烟呛醒,赶紧冲向阳台,把头探出窗外。睡觉时门是锁的,她不敢开门,怕黑烟涌进来。

2楼的杨冰涛开门去走廊里拍大伙的门,有一大半屋子已经空了,屋里很乱。

35岁的他是退伍军人,会用消防栓。据他回忆,在二楼看到明火时想拿消防栓去喷,但在楼道里跑了50米左右,没有看到,安全通道的指示牌只看到了三个。他想找消防斧,劈开房间对面的玻璃,让烟跑出去,也没找到。最后徒手砸碎了几块玻璃。

他挨户拍门,最后一个房间门关着,他撞开,看见里面两个老人在穿衣服,赶紧带他们出来。

那时烟已经到腰了,黑色,浓度很高。楼道里一片漆黑,只能弯着腰摸着墙走,里面出口很多,他也不知道哪个口能出去,看到一个楼梯口就往下走。

把两个老人送下去,他看到大厅里好多人连鞋都没穿,基本都穿睡衣出来的。

杨冰涛从大厅返回,想去三楼,遇到一对夫妇就迅速带下来。返回时,连二楼都上盲派三刀绝学不去了。在他印象里,烟大得让人窒息,没法在里面待,捂着毛巾都不行。

那时消防车已经来了。

据哈尔滨市政府新闻办发布的通报,8月25日4时36分,哈尔滨市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接到报警,随即调派太阳岛、世茂、爱建、道外、利民消防中队及大吨位水罐车到场处置。5时03分,太阳岛中队率先到场进行灭火和抢险搜救工作。

太阳岛中队副中队长于帅是当天的指挥员。他到达现场时看到3楼所有窗户基本都在冒烟,有人坐在空调外挂机上,拿着毛巾捂着口鼻求救。杨冰涛告诉消防员三楼好多人都没出来。

于fgob叔帅给刘湖波下达指令持枪灭火、掩护搜救组搜救被困人员。水枪手刘湖波跟着指挥员,和手枪助手开着水枪上三楼。

他记得在一楼还有些能见度,山东制造移动养蜂车到三楼往左推进时,已经什么也看不清了。他用水枪上下来回扫射,烟往上走,越站起来温度越高,消防员只能蹲着前进。

戴着面罩,穿着防火衣,刘湖波能感觉到越往左走温度越高,他判断左侧有火点。大概推进了十几米,像有个门,刘湖波开始变换直流和开花喷水。开花喷射既可以降温又可以排烟。

温度太高,喷出的水变成开水浇回来。他和水枪助手撤出火场时感觉背部麻了,一脱衣服才知道受伤了,送到医院处理,全身百分之六烫伤烧伤。

于帅起初在三楼挨户拍门,后来听到二楼窗外有人求救,他去把两个人救到屋里,被救者不敢往外走,他把空气呼吸器摘下来给他们。

中队长助理李杨当天负责搜救,他在三楼遇到两个老太太腿脚不利索,赶紧和其他消防员把老太太背走。

世茂消防中队随后赶到。副中队长苑士锟介绍,当天救援时,虽然有头灯,但低头连地面都看不见,更不可能看到人。如果有人意识模糊,无法呼救,很难被发现。

消防员摸着墙走,摸到了口,不是出口就是房间口。对没开门的房间,他们决定采取破拆。消防员跪着进屋,尽量把屋里能去的地方摸一遍。

酒店内部结构 央视视频截图

在苑士锟的印象里,宾馆的格局很复杂。他在三楼救出一个被困人员,向右走时发现有向上走的台阶,“正常情况下宾馆左右两侧都是通畅的”。

“热浪很大,有时比明火更厉害”,苑士锟擦汗时发现面罩已经变形。

“没有听到烟雾报警装置发出声响”

赵春兰待在E321窗口,黑烟从旁边的窗户不断飘来。她不敢跳楼,耳边是着火声、哀嚎声、劈里啪啦玻璃炸碎的声音。她听到有人喊:“要出去”“救火啊”“救命啊”……

她不敢开门,怕黑烟进来,直到看见消防员在眼前,才意识到得救了,两个消防员把她拉走。

部分在窗外呼救的adn046老人是被消防梯救下的。杨冰涛看到一个被梯子救下的老人,只穿着内衣,连鞋子都没有,地上都是建筑垃圾、碎玻璃,他把老人背到救护车上。

那时,他本以为所有人都逃生了。没想到,最年轻的那对夫妻没跑出来。

许多旅客从窗户逃生 央视视频截图

杨冰涛再次见到他们,是在殡仪馆辨认遇难者。他看到多数人窒息身亡,那对夫妻脸部还有烧伤。三楼另外一对相对年轻的夫妻,也没逃出来。

25日下午,哈尔滨市政府新闻办通报称:当日共疏散人员80余人,搜救被困人员20人。6时30分火灾得到有效控制,7时50分火灾全部扑灭。

伤者被送到哈尔滨市第一医院、第五医院等三家医院进行救治。

事故发生后,住在E210房间的刘姐曾被消防员带回现场,确认当时的逃生路线。她那时才知道自己是被工作人员从消防通道带出去的,“要是走我们进去的楼梯,也搁里头出不来,因为那一段路太长了。”

她记得消防队员说,从监控看,E210房间最危险,幸亏发现得早,再等五分钟或两分钟,火一大,她们也跑不出去了。

而杨冰涛听消防员说,很多遇难者在卫生间被发现。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大的火,连一点警报都没有听到,导致大家发现起火时烟已经那么大了。

火灾发生后,应急管理部消防局召开遏制重特大火灾紧急调度会议,会议分析指出,哈尔滨“825”重大火灾充分暴露出一部分社会单位消防安全责任不落实的问题,教训十分惨痛。记者梳理资料发现,北龙温泉酒店曾因消防安全问题多次被处理。

2016年7月13日,松北消防大队发现,该酒店未经消防安全检查擅自营业,在责令停产停业并处行政罚款后一周,7月20日,松北消防大队再次检查发现,其存在建筑消防设施损坏的火灾隐患,采取“临时查封”。

一份名为《关于哈尔滨北龙温泉休闲酒店有限公司执法情况的汇报》的资料显示,北龙温泉休闲酒店于2015年4月30日进行装修工程消防设计备案,之后未进行装修工程消防竣工备案。

2017年,黑龙江本地媒体《生活报》报道称该酒店:消防栓被雕塑挡住、“安全出口”指示灯不亮、更衣室内无“安全出口”指示灯、通往客房区的“安全出口”指向的大门锁死等。

截至2017年7月末,该酒店因消防问题多次遭到行政处罚。涉及的安全隐患包括:室内报警系统存在故障、消防火栓被杂物遮挡、喷淋头被损坏、防火分区超面积、疏散指示标志未形成连续性、应急照明灯数量不足等。

黑龙江省公安消防总队网站显示,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4月,消防部门曾对该酒店进行了6次消防监督抽查,前四次都不合格。

“825”火灾事故发生后,刚来酒店厨房工作一个多月的李小双(化名)告诉澎湃新闻,厨房里有灭火器和灭火毯,他在过日本小学生校服去一个月内遇到过一次消防检厦门8090后舍查,“讲解了消防知识,教了下灭火器咋使”。

事发时拿灭火器要去救人的温泉部员工王福证实,他当天所在的A区走廊里有灭火器,隔几米就有一个。

E区当日是否同样放置了灭火器尚不确定,但无论E区的住客还是A区的工作人员,在采访中都表示,没有听到烟雾报警装置发出声响。

火灾后的北龙温泉酒店 东方IC资料图

起火的准确地点和原因目前尚未公布。此前黑龙江省公安消防总队官方微博“龙江消防”曾通报称,8月25日4时36分,哈尔滨市松北区太阳岛北龙温泉休闲酒店楼内房间起火引发火灾。

酒店一名厨房工作人员透露,酒店员工辨认监控录像,判断着火点可能在二楼一个演艺舞台上。而根据多位幸存者向澎湃新闻的讲述,4时36分之前可能已经起火。

“社会四姐”背后的商业版图

事故发生后,8月25日当日,酒店法定代表人张伟平因涉嫌消防责任事故罪被刑事拘留。妈妈爱上我8月30日,哈尔滨市公安局发布通报,这起重大消防责任事故案的酒店出资人、实际控制人李艳滨被悬赏30万元通缉17小时后被抓获。目前,已有4人涉嫌消防责任事故罪,2人涉嫌窝藏、包庇罪被依法刑事拘留。事发后,黑龙江省、哈尔滨市、松北区三级检察机关也已于第一时间介入该案调查。

老板被抓,员工们慌了神,酒店已欠薪两个月。公司领导给他们的说法是,有两家新店装修,把钱投进去了,需要周转。客房部员工王晶(化名)记得,前段时间新店客房部还发了招聘启事。

此前,员工们并未怀疑酒店的资金问题,平日酒店生意不错,周六周日,190多个客房几乎满房,平日也有爆满的时候。

温泉部员工张长军(化名)介绍,客房入住团体多为老年团,“上海的老年团住了半个月,至少有100人,走了以后北京的团(出事团)才来”。

员工们组建了一个讨薪微信群。他们不但要讨回薪水,也要讨回放在酒店里的衣物、身份证。

大厨王昌(化名)告诉记者,刚出事的三天,(酒店员工里)一些上了岁数的外地老太太没地方住,露宿公园。同事们给她们送面包和水,担心出事,凑钱给买了回家的车票。没回科学上网vpn家的外地员工,或借住别人家,或住在便宜的小旅馆。

据多位员工介绍,5月换了新总监后,员工流动非常频繁。工作时间变为12小时,一星期只休一天。受访的多位员工刚来酒店工作一个月。

不仅酒店管理人员变动,企业法人也在今年5月出现变更。

根据工商资料,2015年4月,哈尔滨北龙温泉休闲酒店有限公司沈昕睿成立,注册资本3000万。李艳滨之子王冠林100%控股。2018年5月,企业法人由王冠林变更为张伟平。6月,王冠林退出参股,黑龙江省浴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100%控股,该公司注册资本50万,法定代表人为张伟平。

被称为哈尔滨“社会四姐”的李艳滨背后的商业版图浮出水面,包括哈尔滨、北京等地的酒店、连锁餐饮和养老机构等,6341门门以其为法定代表人的企业近20家。

北龙温泉即隶属于其中的哈尔滨燕达集团公司,集团简介:“燕达集团自2003年成立以来,在董事长李艳滨女士的领导下,企业规模不断地发展强大,旗下拥有哈尔滨燕达宾馆有限公司,包括崇德店、通达店、尚志店雾海迷踪、南极店、安和店等门店,此外还拥有燕达餐饮四姐街坊火锅连锁店、燕达疗养养老机构、北龙温泉休闲酒店有限公司、北京牛排家有限公司。”

2015年9月,哈尔滨北龙温泉休闲酒店项目总监苑菲菲在接受房天下采访时称,该酒店开启“时权式酒店”新模式。据她介绍,哈尔滨燕达宾馆有限公司将北龙温泉酒店客房租给投资者,租金两年20万每间起租,投资者以高于承接租金的价格租给哈尔滨禧龙宾馆有限公司,其负责运营。投资者充当包租公或包租婆,对自己租来的房屋进行转租,赚取租金差。

员工们知道老板李艳滨的燕达宾馆,去讨要工资,宾馆门口贴着停业公告。9月1日,几十名员工又一起到松北人力资源开发中心讨说法。

李艳滨名下的燕达宾馆停业。 于亚妮 图

有家属觉得老人被“洗脑”了

涉事酒店负责人被抓,涉事团队的负责人赵春兰也被入舆论漩涡。

她是北京九方愉悦商贸有限公司(本文简称“九方愉悦”)的企业法人,也于2017年7月加盟北京蓝天之旅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蓝天之旅”),成为白纸坊(注:北京市原宣武区西南部)门市经理。

赵春兰与蓝天之旅签订的门市经营协议书上写着:门市部不得私自对外签订合同或开展业务,如果发生均视为乙方个人行为,因此产生的经济及法律责任由乙方个人承担。

工商资料显示,九方愉悦经营范围包括保健食品、医疗器械、纺织品等,于2017年8月4日增加了旅游咨询服务项目。

媒体质疑九方愉悦不具一五同盟带团资质,未与旅客签署旅行合同。赵春兰回应,此次旅程更像一次考察观光,考察哈尔滨市的养老基地。

赵春兰告诉澎湃新闻,虽然保健品销售是公司业务的一部分,但此次出行的老人并非保健品积分送旅女生体检游,而与公司签署了《九方愉悦安养联盟旅居合同》,缴费29999元,包含项目之一:“90天旅居疗养卡一张”。每次报名旅行,从卡里扣除旅行天数。

王茜(化名)的家人是这次老人团的成员,所幸她的家人没有受伤,她觉得老人被“洗脑”了,“发生这么大的事,都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家里人”。

“如果正规团出游,都会有旅游合同和保险,我们就没看见家人拿回来过。现在我们问老人,你说公司买了保险,那发生了意外,公司会不会对你们有所补偿,需要去跟公司提一提。我家老人说不要补偿,自己没事。”

关于保险,九方愉悦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,除了4位3u875980岁以上的老人没有保险,其余没超年龄的都买了保险,一共花了1000多。

事故发生后,遇难者家属陆续来到哈尔滨,由哈尔滨市成立的13个接待小组,分户全程陪伴,包括认领遇难者遗体和遗物、悼念遇难者、火化遗体。

28日上午,黑龙江省委副书记、省长、省政府党组书记王文涛主持召开省政府党组(扩大)会议,强调要态度坚决彻底查清“825”重大火灾事故原因、性质、责任和背后王加禹深层问题,对涉及玩忽职守、失职渎职、违法违规的人员决不姑息,给遇难者及家属和全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。

事情过去一周。9月1日上午,张玉珍及同病房的伤者还未出院,她们也不知道何时出院。早前据《北京晚报》报道,目前所有伤者在第一医院的治疗费用都由医院垫付。



事故后酒店已被围封。 于亚妮 图

(实习生郭心怡 桑蕴涵 邵雨航对本文亦有贡献)
责任编辑:黄芳
校对:施鋆
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