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机托运行李规定,seve,高速封路

■ 文 | 宋鸿兵

今年以来,世界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出现了一些突变。美联储放缓加息,丁大大而且可能宣布今年将结束缩表;欧洲央行明确暗示要进行新一轮的长期医教园估分再融资操作(TLTRO);日本央行表示如果通胀率没有达到核心目标,将考虑进一步的货币宽松政策;英国央行也明确表示,维持0.75%的基准利率不变,而且如果脱欧进程出现动荡,可能将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;新西兰暗示加息时间将大大延后;澳大利亚暗示未来降息的概率加大;印度央行也准备放缓紧缩步伐。中国降准和各种定向投放也使得货币政策大幅宽松,1月社融和新增贷款创下历史记录。

世界各国主要央行在2019年年初发出了普遍的货币宽松声明或暗示,给人一种感觉:是不是全世界货币又要“发大水”了?

宽松显然是为了应对经济衰退的风险,那么如果各国都停止紧缩,采取宽松政策,甚至再搞一次“量化宽松”级别的货币放水,是不渡仙劫是就能避免金融危机的爆发,摆脱经济衰退了?

首先我们需要分析为什么201梦赴永恒9年年初各国央行会做出政策上的巨大转变。我认流纹色母为原因其实很简单。2018年全尹毓格世界金融市场已经进入了危机四伏的状态,各种警报信号频频闪烁。比如美股在年初和年底出现两次闪崩,股市全年表现都非常差,国债收益率反转等现象都已经预示着经济衰退和危机的来临。欧洲股市也非常的糟糕,熊气弥漫。中国股市也跌跌不休,很不景气。此外各个国家之间的关税较量,欧美国家内部政治局面的混乱,共同导致各国经济增长大幅下降。可以说在2018年,已经可以明显感觉黄h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了。

如果今年继续保持2018年的货币紧缩状态,比如美联储继续加息缩表,那么暴风雨的来临就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所以各国在2019年年初开始联手调整政策,希望能够通过货币宽松的办法,再次挽救自己的金融市场、经济增长、就业、民意等等。

不过如果从一个更大的背景,一个更长的历史时期来看,我认为经济衰退和危机的到来具有必然性。事情的根源是90年代以来的这一轮全球化导致的。从网络学的角度来看,连入网络的节点越多,经济效率就越高。苏联解体之后,社会主义阵营的大量经济资源被注入了西方主导的经济网络。中国加入WTO之后,又有更大规模的经济资源、劳动力、原材料加入世界贸易网络。全球化网络规模变大,再加上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女学生照片,使得经济效率大幅提高,tracob但同时也出现了非常强烈的两极分化现象,也就是马太效应,穷者俞穷富者愈富。

网络中间必然会出现集群效应,在不同国家会表现为不同的症状。比如美国出现了工业产业空心化,越来越多的企业到海外去投资,本土高薪岗位不断减少。欧盟出现的是核心区和边缘区之间的严重分化,在全球化过程中受益的主要是以德国为首的北欧核心区国家,他们的经济稳定性和健康增长whiteeeen的基础越来越好,而南欧、东欧的边缘区国家,比如西班牙、意大利、波兰等国,出现了产业结构被压扁的边缘化趋势,经济复杂度台湾男模不断下降。日本出现的问题是,泡沫经济破裂之后,年轻人没有消费能力,伴随着老龄化,整个社会的经济活力萎缩。中国虽然是全球化的受益者,但20年来的全球化导致中国太过依赖国际市场,一旦国际上出了问题,我们的经济增长也会受到重创。

虽然表现形式不同,但我认为各国问题的本质是相同的,都是国内财富分配严重不公,导致整个社会缺乏经济活力。全球化过程在每个国家内部,几乎都产生了严重贫富分化的问题,再加上各个国家不同的经济结构问题,最终导致了2008年金融危机、2012年欧债危机,还有日本经济的长期不振。

归根结底,都是经济结构恶化之后,中产阶级收入增长停滞,他们无法承受越来越高的债务膨胀的压力,最终出现不同类型的经济危机。

那么危机之后,中央银行陈高全采取的措施是否解决了问题呢?

央行采取货币宽松政策,零利率、超低利率,不但没有扭转全球化带来的马太效应,反而加剧了贫富分化的程度。因为降低利率,各种资产价格就会暴涨,而各国内部大部分的老百姓,没有什么金融资产或者地产,分享不到好处,同时收入增长追不上资产上涨的速度。欧洲、美国、中国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,年轻人的消费能力越来越差,房价飞涨,导致年轻人不仅买不起房,甚至不得不把1/3乃至1/2的收入拿去租房,美国有40%的26岁以下的年轻人,没有办法独立生活,只能跟父母住在一起,这在以前是匪夷所思不可想象的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定会诱发各国内部政治上的问题。比如民粹主义高涨,排外情绪抬头,特朗普上台,英国要求脱欧,法国“黄马甲”运动,中东欧与欧盟愈发离心离德等等现象。

经济结构恶化的问题,不但没有因货币宽松而缓解,反而加剧了各国内部贫富分化的问题,从经济结构危机转化成了金融危机,再从女子毒死同居男友金融危机转化成了财富分配危机,最后转化成了政治危机。

过去十年,历史已经证明了货币宽松并不能有效扭转全球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。宽松飞机托运行李规定,seve,高速封路的办法即便不是抱薪救火,也只能是天不藏奸演员表一时的权宜之计,绝不应该长期化常态化。但是2018年如果再次出现重大问题,各国想的解决办法是什么?是准备进一步宽松,这意味着整个体系会变得更加危险。

长期货币宽松就好像是“吸毒”,吸的时候很爽,但想要尾巴肛塞戒毒就会很痛苦。货币政策想正常化,已经永远不可能了,因为如果加息就会导致经济衰退,更珍宝斑马鱼严重的会直接爆发金融危机小bb和经济危机。各国领导人都不敢这么干,调整经济机构要承受极大的痛苦,没人敢承担这个责任,那就只能任由局势不断恶化。就像当年王安石变法面临的情况一样,利益集团的阻力太大,宋神宗支持变法也只能有心无力。

所以美联储基准利率回不到5%的正常水平,只能回到略高于2%,否则危机就会到来。我们可以把整个世界经济想成一个债务战车,正从山顶往下冲,现在想踩刹车,但踩了一半就不敢继续了,因为继续踩就会翻车,往后只会冲得越来越快。

如果2019年继续放水,债务膨胀会更严重,全球债务与GDP比值的杠杆率会越来越高,债务堰塞湖的水位会越来越高,对加息也愈加敏感。所以下次遭遇金融危机,那个时候非但不能加息,恐怕还得降息。而降息的后果是资产泡沫膨胀得更快,债务问题变得更加严重,加速从山顶往下冲,直到最后车毁人亡,这已经进入了一条单行线不归路。

如果把2018年全球货币紧缩当成是最后一次变法的实践,而这次变法已经失败了,那么往后就是一个不断下滑的过程。债务战车已经刹不住了,之后非但不敢再加息,再碰到金融市场闪崩,可能还不得不降息,而降息会使问题更加严重,到最后再次出现危机的时候,恐怕就不是一般的金融危机了,2008天生我财直播在线看年金融海啸相较之下只能算是毛毛雨。

下次再出问题恐怕将会是经济危机、政治危机一起爆发。而各个国家会将内部的政治危机转嫁到国际上,变成地缘政治大危机,甚至是战争。

总结一下,想从货币宽松状态通过紧缩回归正常状态,相当于一次变法,而这次变法在2018年已经失败。即便有个别国家的领导人敢于挺身而出力挽狂澜,带领人民承受改革的痛苦,但缺乏全球各国共同的努力,改革也无法成功。贫富分化必然导致更大规模的经济和社会政治危机,进而演变为地缘政治大危机,甚至是战争。我认为这是未来全世界发展的基本走势,或者说是难以逃避的命运。

当然,希望也不是完全没有,但这需要世界各主要国家团结一致,抑制各自国内利益集团的贪婪,平衡财富分配,说服大多数陈怀远民众忍耐暂时的痛苦,进行经济结构调整。不过这种做法难度极大,需要极大的执政智慧与改革决心。

*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

- END -